的大掌柜的筷子一抖一碗饭就已经被顾铮给扒了

一个是他今后的顶头上司,负责至宝林药堂前厅的大掌柜的,整个药堂中除了东家,最有话语权的就是他了。
 
    而另一位则是负责后面演武场以及所有至宝林内部员工后勤的主管,秦大嫂。
 
    在这里住宿的员工们,有什么基本的需要去找她,基本上还没有什么事是她解决不了的。
 
    虽然是初来乍到,但是顾铮那脸皮,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客气。
 
    待他朝着一圈的人点完头之后,在黄鸿飞端起碗刚刚往嘴中扒进去一口米之后,他就跟着动了。
 
    习武之人,手脚利落,师父先动,徒弟才能随后开饭。
 
    但是在第一桌入座的这些老人们,此时有一个的算一个,没有一个人能动的了第二下的筷子的,全部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顾铮吃着呢。
 
    只见面前消瘦白皙的一个文人,手捧足有他两个脸那么大的瓷碗,将其埋入饭中,吃的那叫一个香。
 
    ‘吧唧吧唧,呼噜呼噜..’
 
    ‘嗝。’
 
    这边。
 
    “嘿嘿嘿嘿。”顾铮抬起了腮帮子还粘着两粒米的头,用孺慕的小眼神看了一下黄鸿飞,对方就立刻秒懂。
 
    “顾先生,我们这些习武之人的饭量都颇大,看到那边的饭菜大桶了吗?不够请自取。”
 
    早说啊!
 
    不打算再要脸
    我来个大擦!
 
    当这至宝林的全体人员围观了顾铮吃饭足有半刻种的时候,众人才从一层层逐渐减少的饭食中醒过了神来,住嘴!顾先生,我们还没吃呢!
 
   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至宝林的全体同僚迎来了一位新账房,而这一天中午,也是大家集体饿肚子的日子。
 
    自此,在至宝林的传说中又增添了一条,他们的账房是个饭桶。
 
    旁人是怎么看待他的,顾铮管不着,但是这个小身板,却是第一次吃了一顿结实的饱饭。
 
    在秦大婶收拾见了底的饭桶时,将诧异的目光第五次投过来的时候,顾铮就开了口。
 
    “婶子,刚才黄东家说我但凡有什么生活上的要求,都可以跟您提是吧?”
 
    被问及的秦大婶一愣,下意识的就回到:“厨房没有饭了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