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及站在门外大场正中间的黄鸿飞

- 编辑:admin -

以及站在门外大场正中间的黄鸿飞

 黄汉森看了看自己那独特的狗爬式的字样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那就麻烦顾先生了,在明早时给我先来上五百份的家规吧。”
 
    “好嘞,我这字,绝对写的丑的都能让你父亲看不出任何的破绽来,哦对了,少东家,按照一般书行的规矩,您需要先付百分十的订金。”
 
    “承蒙惠顾,三十文,不谢!”
 
    “哦哦哦!”一心习武,破事不管的黄汉森,在听到了顾铮的信誓旦旦所说的规矩之后,就朝着腰间一摸,在那里有一吊叮叮当当的铜钱串,就吊在其中。
 
    一个挂钩式的活口,从裤腰带上拉下来之后,三十枚的大钱就被数到了顾铮的手中。
 
    这两个人不可对外人的言的p(朋)y(友)间的交易刚刚完成呢,这个平日里甚少有人来的祠堂的大门,瞬间就被人从外边给推了开来。
 
    ‘吱呀’
 
    随着厚重的门板被人缓缓的推开,迎接盘坐在地上的顾铮和黄汉森的是,大门外排成左右两列高举着熊熊火把的师兄弟们,以及站在门外大场正中间的黄鸿飞。
 
    此时的黄鸿飞,脸色绝对称不上是好看,具都是因为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一队十分晦气的女人所造成的。
 
    早前被黄汉森‘见义勇为’了一把的红灯照,替自己找来了强力的外援,一群心更黑手更辣的寡妇大军:黑灯照。来替她们找回在码头上的那次失败的场子。
 
    于是乎,顾铮与黄雇主的这一场不可告人的线下交易,就这样赤赤条条的摆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 
    黄鸿飞直到现如今才拿出了一个当爹的气势,看着自家儿子与顾铮一人拽着一张纸,含情脉脉的对望着的场景,也难怪他多想了。
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地方,而我和黄汉森在简单的接触过后,他就和我提到了,您对他的期望。”
 
    “在得知我写得一手的好字的时候,主动要求拜我为习字老师。因为黄汉森是这么说的:我们黄家是习武之人,但是家规,却是祖祖辈辈传承至今。”
 
    “我用如此难看的字体来抄写神圣而庄严的家规,简直就是对祖宗的大不敬。所以恳请顾先生教我,我愿意拜您为师。”
 
    “你看!”顾铮一边一脸肃穆的说着,一边把怀中先前交易过来的三十个大子儿就从怀中掏了出来:“这就是黄汉森给我的拜师礼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